您好!欢迎你光临《黄宇宙传》(七)_水木清华!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揽月亭>>>长篇连载>>>《黄宇宙传》(七)
《黄宇宙传》(七)
发表日期:2015/5/2 5:32:00 出处:原创 作者:永滨 发布人:rettsf 已被访问 1005

 

七、黄宇宙“华大”毕业与郑瑛结缘 

张永滨/文         

 

华北大学,简称“华大”,是所私人办的大学。校长是蔡元培,教务长是郑浩然。学校的工作实际由郑浩然教授主持。郑浩然是湖南湘乡县七都人。在长沙师范读书时是毛泽东的上一班同生。师范毕业后,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与李大钊是同学。回国后,与蔡元培先生创办北平华北大学,任教务长,还兼任中国大学、民国大学、朝阳大学经济学教授。虽身兼数职,但家境仍然贫寒。

华大招收的学生,有许多是其它学校开除的进步学生还有些是共产党员。如李兆麟、杜小白、陆飞鹫等革命者都曾在这里读过书。学校的校风好,到这里读书的学生都刻苦学习,几次私立大学统考时,华大都夺得第一名。这年春,黄宇宙考入北平私立华北大学,攻读政治经济学。学费由车向忱先生和东北军独立十七旅旅长黄师狱资助。在学习期间的生活费用,黄宇宙自筹。他利用星期天到工厂织地毯,课余时间修理钟表,以其微薄收入补贴助生活。黄宇宙读到了大学四年级时,被同学们选为学校学生自治会主席,并担任校刊编辑。黄宇宙在这半工半读的学习生活中,取得了优异成绩,受到了校方的奖励。黄宇宙得到了全校学生的拥护。蔡元培校长、教务长郑浩然也经常赞扬黄宇宙的刻苦学习精神,对其很器重,经常勉励他学好本领立志报效国家。

尽管有爱国前辈资助黄宇宙上大学,但生活仍然艰苦。他经常是一天三顿饭吃两顿,午间的饭很少去吃,在教室里不是看书就写文章。这些被同班同学郑瑛注意到了。

郑瑛是学校教务长郑浩然的女儿。她原本每天回家吃午饭,当发现黄宇宙的情况后,就决定午间不回家吃饭,带饭在教室里和黄宇一起吃。

这天,郑瑛第一次拿着一盒饭递给黄宇宙,让他吃。

黄宇宙说:“谢谢,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郑瑛说:你看,我带两盒饭,你不吃,我也吃不了。我这是特意为你带的饭。”

黄宇宙见郑瑛如此诚意,便接受了她的饭菜。

第二天午间,郑瑛又把一盒饭送给黄宇宙。

黄宇宙说:吃一次就行了,怎能天天吃你的饭啊!”

郑瑛说:宇宙同学你吃吧,你不吃我难受。你是让我跟你一起吃饭,还是一起难受啊?

听了这话,黄宇宙很感动。最后还是吃了。

这天晚上,郑瑛母亲对丈夫说:“这些天瑛子午间都不回家吃,每天带两盒饭,吃得净光!你说,这瑛子饭量怎么这样大呀?”

郑浩然问:瑛子从來没吃这么多饭,是不是有病啊?你把她叫来问问。”

郑母把郑瑛叫来。郑浩然女儿:听你妈说,午间吃两盒饭,饭量突然这么大,是不是有什么毛病?我看你要到医院检查检查,别耽误了。”

郑瑛原以为多带一盒饭给黄宇宙吃,是件小事,未同爸爸妈妈讲,父亲今日过问此事,便如实讲了。

郑浩然表扬说:瑛子,你做得对!宇宙这个学生品学兼优,很有发展前程。”

郑母亲,没见过黄宇宙,但她相信丈夫的话,也赞同女儿的做法。

这一夜,郑瑛躺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开始给黄宇宙带饭,确实是出于“同情”之心,直到今日,在未听到父亲赞扬黄宇宙的话之前,她的心仍然如一潭清水那样平静。现在就不同了,黄宇宙的身影不时地出现在她的眼前,每当出现之时,便用手摸着怦怦跳动的心口,她感到从未有过的满足和喜悦,她意识到,已经爱上黄宇宙了。然而,郑瑛是个文静的女子,她不会表现一时的狂热,在爱情面前,她显得很理智,她想:“人家曾参加过北伐战争,又是北伐军的炮兵连长,能没有妻子吗?万一人家有了家室,我岂不是

翌日,在教室里吃午饭时,郑瑛告诉黄宇宙父亲郑教务长对他的评价。

郑瑛说:昨夜,不知为啥失眠了。

黄宇宙说:我告诉你个办法,不要乱想,心要静,一有什么想法,马上转念,不再去想,或默数数字就入睡了。”

真没想到,你还挺有办法的。郑瑛说,你当过炮兵连长,你的妻子一定是位让人喜欢的人。”

我从17岁当兵,除了训练就打仗,没有机会考虑这个。”黄宇宙说,“我是当过炮兵连长,不过当的时间不长,在与军阀血战时,王天培军全军覆没,我也受了重伤……”

郑瑛说:你年龄也不小了,现在应当考虑这个问题。

黄宇宙说:我希望有个家,可我现在的情况,自身难饱,上学念书还是别人资助,我哪能成家啊?”

郑瑛问:如果有人不嫌弃你穷,愿意嫁你,你是还这么想吗?”

黄宇宙问:真有这样的女子吗?”

会有的。郑瑛说着拿起饭盒,递给黄宇宙,笑着说,“看你傻样儿……

黄宇宙明白,这是郑瑛在向他表白爱意。他从心里喜欢郑瑛,但是转念一想: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事,人家是郑教务长的女儿啊!他相信郑瑛的话是真的,但不相信这件事会有成功的结局,他心里想,“哎,不要想入非非,去伤脑筋了。”然而,他不论怎样克制自己不去想,他不能不承认自己是爱上了郑瑛。

这年,黄宇宙在大学四年级时,与同班女同学郑瑛互相爱慕,感情日益深厚。华大教务长郑浩然对女儿郑瑛和黄宇宙的恋爱很支持,但告诫说:“你们现在必须好好读书,毕业以后,方可谈婚论嫁。”

1929年,大学放暑假前两天,黄宇宙接到车向忱的信,叫他速到沈阳,有急事。黄宇宙向老师请了假,就要动身走,遇到郑瑛。

郑瑛问:宇宙,有什么急事,这样匆匆忙忙的?”

黄宇宙说:老师来信让我去沈阳。

郑瑛说:别回沈阳了,暑假到我家住几天吧。

不行,”黄宇宙说,“沈阳有急事,我必须去。

什么急事?”

我现在也不知道,回来后告诉你。”“你不说,我也能猜出來。郑瑛说,华大有许多共产党员,他们的行迹有时和你一样,神神密密的。你也共产党员吧?”黄宇宙不语。

郑瑛追问:承认吧,我不会揭发你。蔡元培校长和我父亲,还多次保护了一些共产党员免遭逮捕呢。

黄宇宙说:我得赶火车,回来再跟你说。

黄宇宙到了沈阳,立即去见车向沈。

车向忱说:据可靠情报,明日半夜,日本人将价值200大烟运到一个朝鲜人开办的酒店里,你找张德厚等人商量办法,把大烟搜出来烧掉,千万要注意安全,以智取胜。

原来,黄宇宙虽然到北平读大学,但是还是车伺向忱领导的禁毒会成员。他欣然接受查毒任务。经过对这家朝鲜人开的酒店侦察,黄宇宙、张德厚确定了智取方案。

朝鲜酒店是座临街的小楼,楼上是烟室、雅座,十分阔绰。酒店里香烟、点心、鲜果、酒水,应有尽有,随叫随上,烟民还可以让小差到店外叫酒肴。

翌日半夜12时许,日本人果真将这批大烟运到朝鲜人酒店,卸车入库。然后,朝鲜老板在酒店楼上的雅座里,犒赏运毒的司机和保镖,待他们都喝得酩酊大醉。

这时,黄宇宙、张德厚等8位,每人拎着一瓶酒一瓶水,兜里揣着绳子和毛巾,进了朝鲜酒店直奔楼上的雅座,点上一桌菜,每人都把饮料当酒喝,个个装着狂饮,如若醉汉,东倒西歪地前去为老板和保镖敬酒。一派酒逢醉鬼干杯少景,待老板和几个保镖都喝得不省人事。黄宇宙等人乘此机会,旋风般地下枪、捆绑、用手巾堵嘴,十几个烟民的房间也上了锁。老板娘没有喝酒,见此状已吓得魂不附体,轻易地就擒。然后,他们砸开库房的锁头,把大烟装上事先淮好的车里。然后,司机小高开车直奔东关小河沿运动场。把大烟洒上汽油,只听地一声,燃起熊熊大火……

黄宇宙在上大学期间,一有空闲或节假日,总是参加车向忱布置的一些工作。在暑假结束的前一天,黄宇宙告别了车向忱返回大学校园。

郑瑛见黄宇宙回來了,就问:这回该告诉我,你到沈阳干什么去了吧?”

黄宇宙说:车向忱交给我们一项任务:把日本人运來的200万元大烟全都烧毁了!”他像讲故事似地把这次缴烧大烟的经过,有声有色地讲给郑瑛。

郑瑛问:这是热爱祖国的行动,当初为何瞒着我不讲?”

黄宇宙解释道:当时,车向忱在信中也没现说这事,我怎么告诉你呀?

郑瑛笑道:我看你着急走的样子,还以为是会女友呢。

黄宇宙逗趣说:早就有一个姑娘爱上我这个穷光蛋了,我何必远到沈阳去找啊!

郑瑛说:没想到,你的脸皮这么厚!

1930年春,车向忱获悉日军在沈阳东北的柴河沟建兵营。他把黄宇宙召回沈阳时,日军兵营还在兴建之中。车向忱交给黄宇宙的任务是:炸毁兵营,给日本军一个眼色看看。

黄宇宙找到张德厚说:你会做定时炸弹,多做些,想办法运进去。

张德厚说:咱们混进运砖的民工中,运砖的都是朝鲜人,好喝酒,我们送给他们一些酒,这样可套套近乎,跟着他们就可进到兵营里了。”

这天晚上,黄宇宙、张德厚截住一辆运砖车。车上有两人:一个是赶车的,一个是押车的,都是朝鲜民工。

黄宇宙说:我们也是民工,请捎个脚,让我们搭车回去。

两个朝鲜人一看黄张二人拿着两瓶酒,不吭声,眼睛都盯在酒瓶上。这时,黄宇宙、张德厚将两瓶酒都给了赶车老板子和押车的。这两个朝鲜人是酒鬼,见酒不要命,接过酒瓶打开瓶盖子,一气喝了个精光,不一会就醉得如泥人般瘫倒在砖车上。

黄宇宙、张德厚迅速把这两个朝鲜人从砖车上抬到一个壕沟里,用草盖好,然后赶着车混进正在建造的日军兵营。

他俩把带來的定时炸弹埋好,把辕马套包卸下來,一张车辕子,一车砖就从马滑落到地上。然后,他们从容地套好辕马,坐在马车上大摇大摆地离开日军兵营。

定时炸弹在半夜零时爆炸了。巨大的炸声,使整个兵营工地上火光冲天,砖石乱飞,炸得日军鬼哭狼嚎,四外逃命。这时,东沟发电厂的电线被炸毁,东沟一片黑暗,被抓來建造军营的中国劳工乘着黑夜都跑了。

郑瑛对黄宇宙从事的这些抗日活动,看在眼里,记在心中。她把黄宇宙视为英雄偶像。

这年,王定南、黄宇宙、郑瑛等几个学生,自办《北方红旗》杂志,旨在宣传爱国主义思想,宣传打倒列强的主张,批判压内媚外的丑恶制度。他们自己写文章,自己到街上散发《北方红旗》。当时有的人曾写诗赞扬《北方红旗》:《北方红旗》北平飘,爱国热情步步高。《北方红旗》的出版一时轰动了整个北平,也使郑瑛的心与黄宇宙的心更贴近了。

郑瑛爱读黄宇宙写的文章,黄宇宙也喜欢郑瑛写的随笔。郑瑛常常把自己的文章初稿交给黄宇宙修改。黄宇宙也常常请郑瑛对自己的文章提出修改意见。有时他们还在校园里边散步边议论国家大事。在这种时候,他们二人都觉得路很短,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为什么,两人感情越亲密,就越羞于开口或不敢开口。

一天,郑太太把郑瑛叫来。郑浩然问女儿:听你妈讲,午间吃两盒饭,饭量突然大增,我建议你检查检查身体,有没有什么毛病。”

郑瑛原以为多带一盒饭给黄宇宙吃,是件小事,未同爸爸妈妈讲,父亲今日过问此事,不得不如实讲了。

郑浩然听了,说:孩子,你做得对,帮助生活有困难的人,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今后要坚持做下去。黄宇宙这个学生品学兼优,很有发展前程。”

郑瑛的母亲,没见过黄宇宙,但她相信丈夫的话,也赞同女儿的做法。

这一夜,郑瑛躺在炕上,怎么也睡不着。开始给黄宇宙带饭,确实是出于“为人”之心,直到今日,在未听到父亲赞扬黄宇宙的话之前,她的心仍然如一潭清水那样平静。现在就不同了,黄宇宙的身影不时地出现在她的眼前,每当出现之时,便用手摸着怦怦跳动的心口,她感到从未有过的满足和喜悦,她意识到,已爱上了黄宇宙。

然而,郑瑛是个文静的女子,她不会表现一时的狂热,在爱情面前,她显得很理智,她想:“人家是北伐军的炮兵连长,能没有妻子吗?万一人家有了家室,我岂不是

第二天,在教室里吃午饭时,郑瑛告诉黄宇宙父亲郑教授的评价。

郑瑛对黄宇宙说:昨夜,不知为啥失眠了。

黄宇宙说:告诉你个办法,只要入静,什么都不想,睡着和睡不着都可以收到相同的休息效益。”

真没想到,你还会治病。郑瑛说,你当过炮兵连长,你的妻子一定是位让人喜欢的人。”

我从17岁当兵,除了训练就打仗,没有机会考虑这个问题。”黄宇宙说,”当过炮兵连长,只当了不长时间,王天培军全军覆没,我也受了重伤。”

郑瑛说:你年龄也不小了,现在应当考虑这个问题。

黄宇宙说:我希望有个家,可我现在的经济情况太不景气了,念书还都是别人资助的,我哪有能力成家呵。”

郑瑛问:如果有个女子,不嫌弃你穷,愿意嫁你,你是什么态度?”

黄宇宙问:真有这样的女子吗?”

有,有。郑瑛说着拿起饭盒,眼望着窗户外。望了好一会才回过头来对黄宇宙咯咯地笑,“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

黄宇宙开始时真不明白,现在真的明白了。他也笑着望着郑瑛,他几次想拉着郑瑛的手,跑到外边,朝着阳光快乐地跑去。

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事,人家是教务长的女儿。黄宇宙相信郑瑛的话是真的,但不相信这件事会有成功的结局,他心里想,“哎,不要想入非非,去伤脑筋了。”

不论怎样克制自己不去想,他不能不承认自己是爱上了郑瑛,只是觉得,这种爱是很遥远的。

这年华大放暑假的前两天,黄宇宙接到车向忱的信,叫他速回沈阳,有急事办。黄宇宙向老师请了假,就要动身走,遇到郑瑛。

郑瑛问:宇宙,办什么急事这样匆忙?”

黄宇宙说:老师来信让我回沈阳。

郑瑛说:别回沈阳了,暑假到我家住几天吧。

不行啊,这是急事,必须回去。黄宇宙说。

什么急事?”“暂时保密,回来告诉你。

你不说,我也会猜得出。郑瑛说,华大有许多共产党员,他们的行迹有时和你一样。你也是共产党员吧?”黄宇宙不吱声。

郑瑛追问:说呀,我不会揭发你。蔡元培校长和我父亲,多次保护了一些共产党员未被逮捕。

黄宇宙说:我得赶火车,回来跟你说。

回到沈阳,立即去见车向沈。车向忱说:明日半夜,据可靠的情报,日本人将价值200大烟运到一个朝鲜人开办的酒店,你找张德厚等人,想办法把大烟搜出来烧掉,注意安全,以智取胜。

经过对这家朝鲜人开的酒店侦察,黄宇宙、张德厚确定了智取方案。

朝鲜酒店是座临街的小楼,楼上是烟室、雅座,十分阔绰。香烟、点心、鲜果、烧酒,随叫随送,烟民还可外叫些酒菜。

半夜12时左右?“大烟早已卸车入库,朝鲜老板正在楼上的雅座里犒赏运毒的司机和保镖,都喝得酩酊大醉。这时,黄宇宙、张德厚等8位,每人拎着一瓶酒一瓶水,兜里揣着绳子和毛巾,进了朝鲜酒店直奔楼上的雅座,摆上一桌,要了几个菜,每人都把酒瓶打开,喝了一会儿(实际是喝水),一个个装着醉汉,东倒西歪地前去为老板和保镖敬酒。酒逢醉鬼干杯少,老板和几个保镖都喝得不省人事。

黄宇宙等人乘此机会,旋风般地下枪、捆绑、用手巾堵嘴,十几个烟民的房间也上了锁。老板娘没有喝酒,见此状已吓得魂不附体,轻易地就擒。然后,砸开库房的锁头,把大烟装上车。小高开车直奔东关小河沿运动场。把大烟洒上汽油,只听地一声,燃起熊熊大火。

第二天,沈阳大街小巷,到处悄悄议论:昨夜小河沿运动场烧大烟!”

听说是几个学生干的!”

烧得好!把贩毒的日本人逮住也给烧了,才解恨!”

一次次革命活动,锻炼了黄宇宙。他对祖国对人民的赤胆忠心,他的机智勇敢精神,深得革命前辈们的赏识。在下学期开课的前一天,黄宇宙返回学校。

郑瑛见到黄宇宙时问:这回该告诉我,你回沈阳干什么去了?”

黄宇宙说:把日本人200万元的大烟全烧了!”黄宇宙像讲故事似地说了烧大烟的全部经过。

郑瑛问:这是爱国爱民的行动,当初为啥瞒着我不说啊?”

黄宇宙解释道:上边一声令下叫我去,我也不知道是执行什么任务。

郑瑛逗趣道:我看你着急走的样子,以为你是相亲去了。

黄宇宙也逗趣地说:你不是说,都有姑娘爱我这个穷光蛋了,我何必舍近求远呢。

郑瑛反问说:哪个姑娘爱你……

黄宇宙说:“就是你!郑瑛!”

1930年,黄宇宙、王定南、郑瑛等几个学生,自办《北方红旗》杂志,旨在宣传爱国主义思想,宣传打倒列强的主张,批判压内媚外的丑恶制度。他们发动学生自己写文章,自己到街上散发《北方红旗》杂志。当时,学生中颂扬《北方红旗》说:“《北方红旗》北平飘,爱国热情步步高。”

《北方红旗》的出版一时轰动了整个北平,也使郑瑛的心与黄宇宙的心更贴近了。郑瑛非常爱读黄宇宙写的文章,黄宇宙也喜欢郑瑛写的随笔。郑瑛常常把自己的文章初稿交给黄宇宙修改。黄宇宙也常常请郑瑛对自己的文章提出修改意见。有时他们还在校园里边散步边议论国家大事。在这种时候,他们二人都觉得路很短,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为什么,两人感情越亲密,越羞于开口或不敢开口,当面都有意不说出那个神圣的“爱”字。

有一次,郑瑛鼓足了勇气问:你得坦白地告诉我,你到底……说到这儿又把下边的爱语咽下了下去。

黄宇宙听着郑瑛说话时。心中可慌了,吞吞吐吐地问:你让我坦白地告诉你什么?”

郑瑛说:又装傻了,你到底……就是说,你毕业后,到底打算……

那还用问吗?”黄宇宙索性道,“我当然抗日去。

停了会儿,黄宇宙又问郑瑛:那件事儿,你同你爸爸商量没有?”

郑瑛听了这话,心里也慌乱起来。她认为婚姻大事,应当由男方先提出来才对。她追问道:直说吧,别拐弯了,把我拐迷糊了,你到底让我问过什么事?”

黄宇宙说:你也真迷糊了,你忘了?就是那件事吧。

郑瑛又问:就是哪件事啊!

黄宇宙道:对!就是我留在大学里教书,你父亲同意不?”

郑英笑了:你根本就没有让我问这件事,大概是编造出来的吧?”

实际上,两人之间只隔着如同被雨淋湿的一张窗户纸,只需要用手一捅.便可以拥抱在一起了。然而,他都想这样做,又都没有勇气这样做。

又有一次,还是应郑瑛之邀,到故宫附近散步。二人说了好多话,好多话都没抓住主题。话说多了.口也渴,当然是郑瑛拿钱买了个西瓜,切开,把大半西瓜给了黄宇宙。

 黄宇宙咬了一口,嚼了嚼,咽进肚里,咂咂嘴,说:这是真正的平江西瓜,吃到嘴里都流蜜。”郑瑛笑道:“你真会形容,种瓜的人听到,心中也会感到甜。”

黄宇宙告诉郑瑛:我多想回家看看父母!”

郑瑛道:你要是想念亲人,就刘.着流水讲话.流水会把你的心思带到亲人的耳朵里。”

黄宇宙很听郑瑛话.对着桥下的流水喊:爸爸妈妈,儿想念你们,我很快就会回家看你们!”

不久,黄宇宙大学毕业。正当郑浩然夫妇对女儿和黄宇宙的婚事纳入日程时,校长蔡元培主动出面作媒,加速了黄宇宙与郑瑛喜结连理的进程。

这年916日,黄宇宙和郑瑛举行了俭朴的婚礼。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水木清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13437571008 QQ372685258 联系人:子荷(月光船主)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