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光临《黄宇宙传》〔五〕_水木清华!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揽月亭>>>长篇连载>>>《黄宇宙传》〔五〕
《黄宇宙传》〔五〕
发表日期:2015/5/2 5:31:00 出处:原创 作者:永滨 发布人:sdfsdff 已被访问 974

 

、黄宇宙在安庆火线上加入中国共产党  

张永滨/文     

 

北伐军收复九江,收回了九江的英租界、日租界,军民欣喜若狂,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受到人民的热烈欢迎。这时,身为炮兵连长的黄宇宙已经亲眼看到:北伐军能攻克九江,主要是中共地下党员桂家鸿等人,冒着枪林弹雨,为北伐军做向导,送地图,组织工农群众支援。在连队,中共党代表龙城及党员崔季馨等人,在战斗中不怕流血牺牲,处处为人楷模,使黄宇宙想往共产党。他积极向党靠近,萌发了入党的要求。

一天,黄宇宙找中共党代龙城、崔季馨谈话。当淡到自己当过老师时,党代表龙城说:我和崔军医也都当过教员,后来走上革命道路,参加了共产党。”

接着,两位党代表同黄宇宙畅淡革命、理想,谈共产党员要一心一意为老百姓办事,打军阀,除列强,共产党员要不怕牺牲冲锋在前。

黄宇宙说:我也想参加共产党。

龙城握着黄宇宙的手说:你的愿望很好,我和崔季馨可以做你的入党介绍人,等我们请示党支部后再答复你。”

于是,黄宇宙向党支部提出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申请,在战斗中接受党组织对他的考验。

攻下九江,北伐军十军顾不上休整,接到上级命令,乘胜前进,攻打安庆。黄宇宙率炮兵连随北伐军继续进军,挥师安徽。在安庆阵地上,由于黄宇宙指挥的炮兵连准而狠地摧毁敌方火力据点,为北伐军收复安庆扫除障碍,减少伤亡,受到了上级的表扬。

1926123下午4时,在北伐军收复安庆的前沿阵地上,经连队中共党代表龙城、连队女医生中共党员崔季馨介绍,黄宇宙在火线上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在安庆火线阵地上,党代表龙城和崔季馨找黄宇宙谈话。

龙城说:“上级党组织批准了你的入党申请,我和崔季馨代表党组织正式宣布,从今日开始,你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党员。”

黄宇宙听了,激动地热泪盈眶。因为,从此时起,他不仅是北伐军独立炮兵连连长,而且还是一名为国为民的共产党员。

崔季馨说:“共产党员讲革命、爱国,不仅要说宣传,更要做到言行一致。”

黄宇宙坚定地表示:“为了打倒军阀,赶走列强,为了北伐战争胜利,党让干什么我就做什么,哪怕是付出生命。”

入党后,根据北伐军总部的命令,黄宇宙带领炮兵连,随北伐军第十军继续北伐。

1927412,北伐军第十军王天培部向枣庄、临城进发途中,蒋介石叛变了革命,在上海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大屠杀,白色恐怖拢罩全国。

北洋军阀孙传芳乘机率部向北伐军疯狂反扑。在枣庄、临城一带驻扎的北伐军第十军军长王天培万万没有料到推进此地,不足六千人的部队竟成为孤军。前无出路,后无援军,被10倍以上的孙传芳部队重重包围,情况十分危急。

全军将士甚至包括王天培军长,不理解:军总部为什么只知命令我军前进,为什么不增派援军啊?”

是让我军消灭孙传芳,还是让孙传芳消灭我军?”

这到底是为什么?”

早晨8时许,战斗打响了。这是一场敌众我寡,战斗力悬殊的血战。

黄宇宙对龙城和崔季馨说:血战开始了,我们只有带领战士们与敌人硬拚了!”

崔季馨说:我随时准备献出自己的最后一滴血,只是留恋我们的事业!”

从入党那天起,我就把生命交给党了。龙城说,如果我死了,只有一点遗憾,就是未能亲眼看见祖国富强起来。”黄宇宙激动地紧紧攥着龙城、崔季馨的手,那句句铮铮誓言深深地印在他们的心坎里。

孙传芳部不顾地形条件,犹如一群恶狼扑向北伐军。黄宇宙命炮兵向冲过来敌人开炮。前面的敌人被炸下了,后面的敌人伏地待发。黄宇宙炮击一停,敌人便从地上跃起,踏着同伴的尸体向前冲。就这样敌人一次次进攻被打退,接再次进攻又开始……

在血与火的拚杀中,许多国民革命军第十军的将士与敌人同归于尽,有的在咽下最后一口气时还高呼:“打倒军阀!打倒列强!”

军长王天培带战士们杀开一条血路,和小数人冲出敌人重围。从早晨战斗打响,至下午6时许,黄宇宙指挥炮兵对进攻的孙传芳匪徒炮击了九次,迫使敌人撤退了九次。这时,敌人的一颗子弹飞来,黄宇宙的入党介绍人龙城被炸,倒在血泊里。黄宇宙和崔季馨赶紧上前救护,但人已停止了呼吸。接着,黄宇宙的右臂和右腿中弹负伤,崔季馨立即为他包扎。刚包扎完,崔季馨头部中弹。她什么都未来得及说,就倒在地上牺牲了。面对着血流成河的悲惨情景,黄宇宙惊呆了。他想掩埋战友的尸体,但他又无力掩埋这么多战友的尸体。他哭喊着,用手使劲地握着崔季馨的双手。终因伤势过重,黄宇宙也昏倒在地上。

当黄宇宙清醒过来时,已是晚上8时多了.这时,天空被夜幕死死地遮住了,敌军开始搜捕。黄宇宙拖着带伤的右腿,爬到一片坟地里。坟地里,有个因迁坟而留下的墓穴,墓穴里边长满了一米多高的杂草,黄宇宙便隐蔽在杂草里。一小股敌军搜捕至坟墓时,看见前边的大片坟地,吓得敌军腿肚子直哆嗦。

当官的更害怕,可能因为杀人太多,竟仿佛看见时隐时现的鬼影,出了一身冷汗,蹲缩在地上,用带有几分沙哑的嗓子喊:“撤吧!”两个敌兵搀着当官的到别处搜捕去了。敌军搜捕至半夜才结束。黄宇宙观察判定确实没有收捕动静,悄悄离开坟地,忍着伤痛,艰难的向前爬。

在山脚下,有一间草屋里。屋里住着一位约60老人。天蒙亮时,黄宇宙敲开了老人的家门。老人一看黄宇宙穿着满身血迹的北伐军军服,忙扶进屋里,然后把门闩紧紧地插上。

老人问:“你是北伐军?”黄宇宙点了点头。

老人告诉黄宇宙:我儿子是北伐军第九军的。”

“我是第十军的。”黄宇宙告诉老人道。

老人转身到一个木箱前,打开盖,从箱里翻出儿子穿的衣服,然后对黄宇宙说:孩子,把军装脱下,换上我儿子这套衣服,再洗洗脸。”

黄宇宙听懂老人说的话,顺从地脱掉北伐军装。

老人拿起军装道:“我把军装藏起來,别让敌人发现。”

藏好军装,老人又烧好了水,热好了饭。黄宇宙既饿又渴,喝了一大碗水,吃了两碗饭。

这时,老人从坛子里拿出一个纸包,小心翼翼地打开。他说:“这是祖传的红伤药,上点药就不疼了。”老人说着,帮助他解开绷带,用淡盐水洗了洗伤口,摸摸伤口的周围,“不要着急,上药后,养养就会好的。”

上完药,老人又帮助扎好绷带,对黄宇宙说:“伤口要是疼了,你就唱歌。

黄宇宙疑问:唱歌?”

老人说:“对,唱歌。伤口疼,唱歌分散精力,就不感觉疼了。”说到这儿,老人将挂在墙上的长箫取下来,然后吹起了洞箫。

老人吹的是古曲----岳飞的《满江红》。黄宇宙合着洞箫古曲,唱起道:怒发冲冠,凭栏处,萧萧雨歇……

箫声、歌声从草屋里飞到山上,又从山上流进草屋里。箫声从不隐藏老人的一切心事。他的痛苦,他的欢乐,都从他的箫声倾吐出来。吹着,吹着,箫声颤抖了,老人和黄宇宙的眼角都潮湿了。在这同一时刻里,不知有多少炎黄子孙,在为祖国的命运洒泪流血。

老人擦了擦眼泪,对黄宇宙说:我念过几天私塾,跟父亲学过几年中医……如今,老伴去世了,儿子又去当兵,只剩下我这个老头子,真是度日如年呵!”听了老人的话,黄宇宙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老人家,就把我当成你的儿子吧!”

这天夜里,黄宇宙躺在炕上,很快呼呼入睡了,鼾声是那样匀称,老人喜欢听这种声音。这声音使老人仿佛感到,睡在身旁的就是从战场上回来的儿子。这位饱受困苦孤独煎熬的老人,觉得很开心。黄宇宙在老人家养伤半个多月,两人相处宛若父子。黄宇宙在老人的精心照料下,伤势日益好转。

这天,老人的一位远房亲戚匆匆来又匆匆走了。老人告诉黄宇宙:“我亲戚说,国民党不和共产党合作了,蒋介石杀了不少共产党。”

黄宇宙刚离开战场,他不会听到这些消息,耳边依然响着枪声。他在安庆入党,至今4个多月,除了行军就是打仗,还没来得及结识一些共产党员,他的入党介绍人就牺牲了。从老人告诉的话里,黄宇宙恍然大悟:北伐失败、第十军几乎全军覆、龙城和崔季馨阵亡……皆因国民党叛变革命!他从老人的话里又意识到,目前所处的形势更加严峻。

老人家,你救命之恩,我永世难忘。黄宇宙说着就跪下了,“你老日后要多保重,我走了,去我找共产党。”

老人听了说:“我看得出,你和我儿子一样,也是共产党员,路上要小心啊!”

于是,两人依依不舍地手了。

此后,黄宇宙与中共党组织失去了联系。黄宇宙痛苦地说:“我说我是共产党员,在北伐战争火线上入党,然而我的入党介绍人龙城和崔馨都战死沙场,再没有人能证明我的共产党员身份了。失去子党组织联系,我就象婴儿失去了母亲一般难受啊!”

http://bb0602.16789.net/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水木清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13437571008 QQ372685258 联系人:子荷(月光船主)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