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光临正人君子讲解诗韵_水木清华!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紫云阁>>>散文随笔>>>正人君子讲解诗韵
正人君子讲解诗韵
发表日期:2015/5/9 13:39:00 出处:原创 作者:正人君子(紫云) 发布人:fgsbj68 已被访问 386

正人君子讲解诗韵(2015-03-25)

  朋友们,大家好。前不久我讲了讲词韵。今天在那个基础上,再讲讲诗韵。大家须是先看过了我对词韵的讲解,对词韵已经大致了解了。讲词韵时候说过的话,今天就不再说了。词韵是对诗韵的归并。把词韵按照唐音进行分解,就成了诗韵。朋友们都见到过平水韵,也都按照它作过诗,只是不太清楚各韵部的具体读音。我今天的讲解,为的就是解决这个问题。有的朋友对唐音有抵触心理。有的朋友对唐音有畏难情绪。这方面的劝慰,我平时作了不少,说过很多的话。那些话我今天也不再说了。我相信大家看过我今天的讲解之后,真的会相信,唐音离我们并不遥远。我今天是以词韵为纲,在词韵各部的框架之下,说一说其所涵盖诗韵的具体读音。这样的排列方式有很多好处。其中的一个好处,就是有助于大家熟悉邻韵。大家知道,格律诗用韵虽严,而首句却允许使用邻韵。
  因为是写成文字的讲解,我不得不借助于音标。我用的音标很接近汉语拼音方案。多了几个头顶有符号的字母,为的是描述更加细微的语音差别。汉拼[zhi][chi][shi][zi][ci][si]里的[i],我写作[ī]。汉拼[en][eng]里的[e],我写作[ē]。汉拼[ie][üe]里的[e],我仍写作[e]。汉拼[ang]里的[a],我写作[ā]。汉拼[an]里的[a],我仍写作[a]。讲词韵前十四部的时候,我按照汉拼方案的用法用过字母[ê]。对此我有些后悔。汉拼对这个字母的用法与传统习惯刚好相反。作词韵入声例字表和入声常用字官话正音简表的时候,我恢复了它通常的用法。今天我把它写作[ē]。实际上,今天我用到的[ī][ē][ā],头顶都应该是一个像[ê]中那样的屋脊形符号。屋脊形符号加在前元音头顶上,通常表示舌位后移。这不是我发明的。今天为了方便,我写成了小短横。字母[é][á]是我专门为诗韵元部设置的。这两个字母同音,表示介于[ē][a]之间的一个元音。一等字用[é],三等字用[á]。
  唐音的声母很多,一共有三十六个。我使用的音标是:[影][〇/y/w],[晓][h],[匣][''h],[喻][''y];[见][g],[溪][k],[群][''g/''k],[疑][ng];[端][d],[透][t],[定][''d/''t],[泥][n],[来][l];[知][dh],[彻][th],[澄][''dh/''th],[娘][nh];[照][zh],[穿][ch],[床][''zh/''ch],[审][sh],[禅][''sh],[日][r];[精][z],[清][c],[从][''z/''c],[心][s],[邪][''s];[帮][b],[滂][p],[并][''b/''p],[明][m];[非][bv],[敷][pv],[奉][''bv/''pv],[微][mv]。
  今天的主题是诗韵,并不涉及声母。朋友们看不懂这些声母音标,问题不大。何况大家按照普通话的声母去读唐音,一般并不会偏离太远。所以我只作简单的解释。[dh]和[zh]差不多,[th]和[ch]差不多,[nh]和[n]差不多。[bv][pv][mv]是在上齿和下唇之间挤出来的[b][p][m]。凡是在声母左上角加一小撇的,表示相应的浊音。所谓浊,指的就是在发辅音的同时声带振动。但是[影][喻]不是辅音。我在此只是利用这个小撇区分它们而已。
  对于韵头的标音,我依据的是官话。这样作有我的道理。暂不细说。
  对于[东][冬][阳][尤]四部中娘来母以外的舌齿三等字,我在拼写官话的时候,是不写韵头[i]的。就是说,在这四部中,我的官话标音里不会出现[zhi-][chi-][shi-][ri-]这样的形式。但是今天是拼写唐音。今天如果需要拼写这些字,我应该写上韵头[i]。

01.【词韵第一部】:[ung][iung]。
  【诗东】:[ung][iung]。
  【诗冬】:[oung][ioung]。
  [ung][iung]相当于汉拼的[ong][iong]。汉拼用[o],是有自己一些考虑的。我依照传统用[u]。[一东]嘴张得很小,[二冬]嘴张得稍大一些。试着在[ou][iou]后面拼上一个[ung],就出来[oung][ioung]了。由于语音的演变,[二冬]在宋代并入了[一东]。

02.【词韵第二部】:[āng][iāng][uāng][üāng]。
  【诗江】:[aung][iaung][uaung(舌齿音)]。
  【诗阳】:[āng][iāng][uāng][üāng]。
  从[一东]到[二冬]到[三江],嘴是越张越大。其主元音依次是[u][ou][au]。试着在[au]后面拼上一个[ung],就出来[aung]了。[uaung]这个读音听着不太舒服。这是[桩][窗][双]等字的韵母。它原本的读音是[aung],后来变成了[uāng]。未必真的存在过[uaung]。由于语音的演变,[江部]在宋代并入了[阳部]。[阳部]的[āng][iāng][uāng],就是汉拼的[ang][iang][uang]。元音[ā],俗称后[a]。念这个元音的时候,嘴张大,舌根后缩。韵母[üāng]看起来很古怪。但是有些字过去真的是这么念的。比如[王]念[''yüāng],[狂]念[''küāng]。
  注意,[三江]的[iaung],亦可读作[aung]。例如[江][giaung/gaung]。这类字用于反切时,其韵母应读作[aung]。

03.【词韵第三部】:[ī(诗支二四等齿音开口)][i(含轻唇)][uēi][üi]。
  【诗支】:[ī(二四等齿音开口)][i][ui(二等)][üi]。
  【诗微】:[ēi(唇音)][iēi][üēi]。
  【诗齐】:[iei][üei]。
  【诗灰(含泰)合口】:[uāi]。
  先说[支部]。[ī]相当于汉拼[zhi][chi][shi][zi][ci][si]中的[i]。汉拼为了方便,与普通的[i]不加区别。现代普通话读作[zhī][chī][shī]的非入声字,其多数在唐代韵母是[i]。[儿][而][耳][尔][二]从前读作[ri] 。[衰][率][帅]从前读作[shui]。[悲][碑]从前读作[bi]。[眉][美][媚]从前读作[mi]。这个韵部中今天汉拼写作[ui]或[wei]的韵母,从前都是[üi]。例如,[规][龟][窥][亏][葵][危][麾][为][维][追][吹][垂][蕤][虽][随]。其中[危]念[ngüi],[为][维]念[''yüi]。
  再说[微部]。韵母[ēi]的发音同于汉拼的[ei]。韵母[iēi][üēi]就是在[ēi]的前面生硬地加上一个[i]或[ü]。现在说几个例字。[飞][bvēi],[肥][''pvēi],[微][mvēi],[机][giēi],[稀][hiēi],[衣][yēi],[归][güēi],[挥][hüēi],[威][yüēi],[围][''yüēi]。到了宋代,[ēi][iēi]变成了[i],[üēi]变成了[üi]。这个韵部因此完全并入了[支部]。
  现在说[齐部]。韵母[iei][üei]就是在汉拼[ie][üe]的后面加上一个[i]。[微部][iēi][üēi]和[齐部][iei][üei]的主元音不同。[微部]的主元音是[ē],是汉拼[en][eng]中的[e]。[齐部]的主元音是[e],是汉拼[ie][üe]中的[e]。我们可以把[ē]叫作后[e]或央[e],把[e]叫作本[e]。现在说一些例字。[鸡][giei],[溪][kiei],[霓][ngiei],[低][diei],[梯][tiei],[题][''tiei],[泥][niei],[梨][liei],[妻][ciei],[齐][''ciei],[西][siei],[批][piei],[迷][miei],[闺][güei],[奎][küei],[携][畦][''hüei]。到了宋代,[iei]变成了[i],[üei]变成了[üi]。于是这个韵部和[微部]的下场一样,并入了[支部]。
  最后说[灰部]。诗韵的去声部分,有一个[泰韵]。[泰韵]的读音和[灰部]完全一样。其缘由我暂且不说了。只要我说[灰部],就是包含了[泰韵]的。另外,[灰部]去声还有其他一些特殊情况。我在下面的讲解中对此并不涉及。我讲诗韵,主要是为了格律诗,所以轻视去声。
  [灰部]分为[灰部开口]和[灰部合口]两个部分。[灰部开口]的韵母是[āi],[灰部合口]的韵母是[uāi]。这里的[āi],不同于普通话的[ai]。它的主元音是[ā],即后[a]。念的时候,嘴像[a]一样张大,同时舌根要向后缩。在这个元音后面,加上一个[i],就成了[āi]。这就是[灰部开口]的读音。在[āi]的前面再加上一个[u],就成了[uāi]。这就是[灰部合口]的读音。现在说一些[灰部合口]的例字。[瑰][guāi],[盔][kuāi],[桅][nguāi],[灰][huāi],[回][''huāi],[偎][wāi],[堆][duāi],[推][tuāi],[雷][luāi],[催][崔][cuāi],[摧][''cuāi],[杯][buāi],[裴][陪][培][''puāi],[梅][枚][玫][媒][煤][莓][muāi]。
  从诗韵到词韵,绝大多数的情况,只是简单归并。然而[灰部]和[元部]却是各自分解了。分解造成的碎块再各自并入不同的其他韵部。[灰部开口]的韵母[āi]自宋代起逐渐变成[ai]。[灰部合口]的韵母[uāi]在宋代变成了[uēi]。这个[uēi]虽然不能被认为并入[支部],但是它和本已壮大了的[支部]共同组成了更为庞杂的[词韵第三部]。既然[灰部]的读音分化了,我们用宋代以来的读音朗读[灰部]的诗作,听着就很不和谐了。怎么办呢。传统的作法是,遇到[灰部]的韵脚字,仍然使用唐代原本的韵母[uāi],或者使用近似的韵母[uai]。例如,天门中断楚江开[kai],碧水东流至此回[huai]。但是请注意,少小离家老大回[huai],乡音无改鬓毛衰[cuai]。[衰]字在唐代有[shui][cuāi]二音,后世分别变成了[shuai][cuēi(汉拼cui)]。所以这里的[衰]字,念[cuai]是对的,念[shuai]是错的。不能只看今天读音是否押韵,要知道语音演变的脉络。另外,还要注意,[杯][裴][陪][培][梅][枚][玫][媒][煤][莓]等唇音字的韵母都有一个韵头[u]。例如[杯],无论是读成唐音[buāi],还是近似的读音[buai],都不可丢掉韵头[u]。

04.【词韵第四部】:[u][iu/ü]。
  【诗鱼】:[uē(二等)][üē]。
  【诗虞】:[u][iu/ü]。
  [六鱼]有一个小尾巴[ē],[七虞]没有。这是二者的区别。[ē]就是普通话[的][了]等轻声字里面那个元音。到了宋代,[六鱼]丢掉了这个小尾巴,于是并入了[七虞]。唐代的[üē][iu]合并成宋代的[iu],进而发展为明代的[ü]。这里的[iu]不要读成汉拼的[iu],要读得类似英语单词[you]。
  需要注意的是,在[六鱼]的[üē]和[七虞]的[iu/ü]中,有大量我们今天普通话读作[zhu][chu][shu][ru]的字。这些字在明清时期的标准读音是[zhü][chü][shü][rü]。例如[六鱼]有[猪][除][书][如],[七虞]有[朱][厨][输][儒]。其唐音可以逆推出来。我就不细说了。

05.【词韵第五部】:[ai][iai][uai]。
  【诗佳】:[ai][iai][uai]。
  【诗灰(含泰)开口】:[āi]。
  先说说[iai]这个韵母。在我们今天的普通话里,[街][皆][解][界][鞋][谐][蟹]等字的韵母是[ie]。然而在民国初年的标准国语里,这些字的韵母还仍然是[iai]。另外,[佳部]和我还没讲到的[麻部]之间,有一种纠缠不清的关系。有一些字在韵书里属于[佳部],而按宋代以来更流行的语音,却属于[麻部]。例如[佳]字。这些字或许在唐代曾经存在着两种读音,又或许是到宋代才发生了语音演变。对于[佳]这个特别常用的字,如果今天有人在作诗时候一定要把它押入[佳韵],读作[giai(汉拼jiai)],我认为是过于迂腐了。但是对于[崖]字,我看还是押入[佳韵]为好。这个字的标准读音在一百年前还是[ngiai/yai]。
  关于[灰部],刚才讲[词韵第三部]的时候,已经说了很多,在这里就不多说了。[灰部]的[āi]不同于[佳部]的[ai]。这是由于后[a]与前[a]的区别。但是从宋代开始,[灰部开口]的[āi]逐渐被[ai]替代。到了明代,[灰部开口]已彻底并入[佳部]。
  注意,[佳部]的[iai],亦可读作[ai]。例如[佳][giai/gai]。这类字用于反切时,其韵母应读作[ai]。

06.【词韵第六部】:[ēn][in][uēn][ün]。
  【诗真】:[īn(二等)][in][ün]。
  【诗文】:[ēn(唇音)][iēn][üēn]。
  【诗元一等】:[én][uén]。
  这里[ēn][in][uēn][ün]的读音,完全等同于汉拼[en][in][un][ün]的读音。这里的[īn]只用于很少的一些字,例如[臻][榛]。这个韵母到宋代变成了[ēn]。韵母[in][ün]的使用范围很大。[真部]那些其声母是[zh][ch][sh][r]类的字,除[臻][榛]等少数字外,在晚清以前的标准语音中,其韵母一直都是[in][ün],不是[ēn(汉拼en)][uēn(汉拼un)]。我们今天仍然可以在昆曲南曲和京剧程派的演唱和念白中听到这种当年的标准语音。[文部]的[ēn]用于唇音字,[iēn][üēn]用于喉牙音字。关于[真部]和[文部]的语音差别,我们找一些例字来作比较。[真部]有[巾][gin],[均][gün],[因][yin],[匀][''yün]。[文部]有[筋][giēn],[君][güēn],[殷][yēn],[云][''yüēn]。[iēn][üēn]到宋代变成了[in][ün]。这些例字所表示的语音差别因此消失。从[真部]到[文部]到[元部],嘴是越张越大的。[é]表示一个比[ē]张嘴大一些的元音。[én][uén]的读音类似于广东话[筋][君]的韵母。[én][uén]到宋代变为[ēn][uēn]。在宋代,[真部][文部]和[元部一等]形成一个[ēn][in][uēn][ün]的格局,共同组成了[词韵第六部]。
  完整的[元部]是由[én][uén][án][ián][üán]这些韵母组成的。[é]和[á]的读音相同,是一个介于[ē]和[a]之间的元音。韵母是[én][uén]的都是一等的字,统称[元部一等]或[元一]。韵母是[án]的都是三等的轻唇音字,统称[元部三等唇]或[元三唇]。韵母是[ián][üán]的都是三等的喉牙音字,统称[元部三等喉牙]或[元三喉牙]。到了宋代,[元部]发生了分化。[元一]由[én][uén]变为[ēn][uēn],与[真部][文部]合流。[元三唇]由[án]变为[an],并入[删部]。[元三喉牙]由[ián][üán]变为[ien][üen],并入[先部]。由于[元部]发生了语音分化,我们使用宋代以来的语音朗读[元部]的诗作,听着就很不和谐。这个问题一直没有办法解决。
  关于[元部],还要说明的是,[元部一等]和[元部三等]从来就是一种非正式的关系。在整个的唐音体系当中,根本就没有[é]或[á]的位置。[元一]的真实身份是[ēn][uēn],跟[文部]本是两口子。[元三]的真实身份是[ān][iān][üān],跟[寒部]本是两口子。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元一]偏要把嘴张得大一点,[元三]偏要把嘴张得小一点,因而就合成了一个所谓的[元部]。到了宋代,这俩人玩腻了,就各回各家了。

07.【词韵第七部】:[an][ian][uan][ien][üen]。
 (1)【甲】:[an][ian][uan]。
  【诗寒】:[ān][uān]。
  【诗删】:[an][ian][uan]。
  【诗元三等唇】:[án]。
 (2)【乙】:[ien][üen]。
  【诗先】:[ien][üen]。
  【元三等喉牙】:[ián][üán]。
  [寒部]的主元音是后元音[ā]。念这个音的时候,张大嘴,把舌根向后缩。[寒部]与[删部]的不同,就在于[寒部]的主元音舌位靠后。关于[寒部]在宋代以来的演变,简单地说,由于[ā]逐渐被[a]替代,[寒部]到宋末有一半并入了[删部],到清末全部并入了[删部]。
  [删部]的主元音是普通的[a]。这里[an][uan]的读音,等同于汉拼[an][uan]的读音。但是这里[ian]的读音,不同于汉拼[ian]的读音。这里的[ian]是真正的[ian]。汉拼的[ian],其实读作[ien]。另外,请注意,我们今天普通话韵母是[ien(汉拼ian)]的那些字中,有一部分在早先其韵母是[ian]。例如,[间][艰][gian],[闲][''hian],[颜][ngian]。这些字属于[删部]。它们不同于[先部]的[坚][gien],[贤][''hien],[研][ngien]。
  [寒部]并入[删部]的过程,经历了四个步骤。前三步发生在宋代。首先,第一步,[寒部(含入声)]的开口舌齿音字并入[删部]。例如,[单][滩][檀][难][兰][餐][残][珊]。其韵母由[ān]变作[an]。入声例如,[獭][达][刺]。其韵母由[ād]变作[ad]。第二步,[寒部]入声韵尾由[d]变为喉塞音[q]。入声字从此脱离[寒部],不再随[寒部]共同演变。第三步,[寒部(不含入声)]的开口喉牙音字并入[删部]。例如,[竿][看][寒][安]。其韵母由[ān]变作[an]。至此,[寒部(不含入声)]的开口部分已完全并入[删部]。然后,在元明两代数百年间,[寒部(不含入声)]毫无变化。这个韵部虽然还存在着,却只有合口部分,即只有韵母[uān]。直到清代,才发生了归并过程的第四步,[寒部(不含入声)]的合口字并入[删部]。例如,[官][宽][欢][桓][剜][端][湍][团][峦][钻][酸][般][潘][盘][瞒]。其韵母由[uān]变作[uan]。[寒部(不含入声)]至此方才完全并入[删部]。
  [先部]的韵母是[ien][üen]。这里[ien]的读音,等同于汉拼[ian]的读音。汉拼的[ian],其实念[ien]。这里[üen]的读音,却不能认为等同于汉拼[üan]的读音。普通话的这个[üan],播音员一般念[üen],多数北京人念[üan]。需要注意的是,[先部]有大量其声母是[zh][ch][sh][r]类的字。它们的韵母也是[ien][üen]。例如,[毡][zhien],[蝉][''shien],[然][rien],[专][zhüen],[船][''chüen],[软][rüen]。这种今人不太习惯的念法,作为官话的标准读音,一直保持到清代。直到今天,人们在演唱昆曲南曲的时候,遇到这样的字,也总是把嘴张得小一些,不会像在北京话里那样张大嘴。梅兰芳先生唱游园惊梦是这样作的。今人也是这样作的。
  [寒部][删部][先部]及[元部三等]之所以会共同组成[词韵第七部],并非完全因为语音的演变。[寒部]是在分批次逐渐混入[删部]。[元部三等]是分两半各并入[删部][先部]。然而[删部][先部]的语音并未改变。这二者的语音差别仍然存在。事实上,[词韵第七部]的形成主要是因为用韵习惯改变了。作诗的时候,人们用韵很讲究,很苛刻,力求和谐。而在填词的时候,人们的态度比较宽松。词韵其他各部的形成,也大多主要由于这个原因。我今天主要是讲解语音,所以对语音演变谈得多。宋代以来的语音,的确一直在对唐音进行归并。但是,万不可因此就误以为词韵对诗韵的归并主要是由于语音演变。总的来说,词韵对诗韵的归并,主要是由于判断是否同韵的标准被放宽了。因为[删部][先部]的例子摆在这里,我这一番话放在这里说比较合适。
  关于[元部],刚才在讲[词韵第六部]的时候已经讲过了。这里不多说了。由于语音演变,[元部]在宋代分化为三部分。一部分加入了[词韵第六部],一部分并入[删部],一部分并入[先部]。大致就是这样。
  注意,[删部]的[ian],亦可读作[an]。例如[艰][gian/gan]。这类字用于反切时,其韵母应读作[an]。

08.【词韵第八部】:[au][iau]。
  【诗萧】:[ieu]。
  【诗肴】:[au][iau]。
  【诗豪】:[āu]。
  今天多数人已经很难想象,一个简单的遥迢辙,如何被唐人细分为三个韵部。心里不免要问,他们是怎么作到的。然而广东人却丝毫不会觉得奇怪。在广东话里,这三个韵部的差别极大。[萧部]的韵母是[i:u],[肴部]的韵母是[a:u],[豪部]的韵母是[ou]。我们当然不必认为唐人也都是这样发音的。在唐代标准语音里,这三个韵部的差别是有的,但是没有像广东话里这么大。唐音[萧部]的韵母是[ieu],唐音[肴部]的韵母是[au][iau],唐音[豪部]的韵母是[āu]。这里[au][iau]的读音,大致等同于汉拼[ao][iao]的读音。这里[ieu]的发音,就是在念[iau]的时候,把舌面向前伸一些。这里[āu]的发音,就是在念[au]的时候,把舌根向后缩一点。注意,[萧部]也有很多其声母是[zh][ch][sh][r]类的字。念的时候要注意发音。我不细说了。[ieu]后来变成[iau]。[āu]后来变成[au]。[萧部][豪部]后来都并入[肴部]。
  注意,[肴部]的[iau],亦可读作[au]。例如[肴][''hiau/''hau]。这类字用于反切时,其韵母应读作[au]。

09.【词韵第九部】:[o][uo][üo]。
  【诗歌】:[ā/o][iā(佛经字)][uā/uo][üā/üo]。
  现代的音韵学家一致认为,[歌部]主元音在唐代是[ā],在宋代变为[o]。传统的音韵学只知道它是[o]。因此,我们把它的唐音说成是[ā]或[o]都是有道理的。注意,[迦][伽]等佛经译音用字的韵母[iā],不要读作[io]。它们从来就不是[io]。这些字后来在宋代实际上转入了[麻部]。另外,韵母为[üo]的字不多,主要是[靴][瘸]。

10.【词韵第十部】:[a][ia][ia/ie][ua]。
  【诗麻】:[a][ia][ia/ie][ua]。
  [麻部]有很多字的韵母是[ie]。例如,[遮][车][奢][蛇][斜][爷]。它们的韵母原本是[ia],在宋代变成了[ie]。无论在唐诗还是在宋词,当作为韵脚字的时候,它们的韵母要读作[ia]。
  [歌部]与[麻部]的区别,在于[歌部]的主元音舌位靠后,而[麻部]的主元音舌位相对靠前。所谓舌位靠后,指的是发音时舌根适度后缩。所谓舌位靠前,指的是发音时舌面适度前伸。
  注意,[麻部]的二等开口喉牙[ia],亦可读作[a]。例如[家][gia/ga],[牙][ngia/nga],[霞][''hia/''ha]。这类字用于反切时,其韵母应读作[a]。

11.【词韵第十一部】:[ēng][i(ē)ng][uēng][ü(ē)ng]。
  【诗庚】:[ang][iang][uang][üang]。
  【诗青】:[ieng][üeng],上去声有[ēng][iēng]。
  【诗蒸】:[ēng][iēng][uēng]。
  [庚][青][蒸]是很值得玩味的三个韵部。我每次读到韵书的这个部分,心里就会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从宋代开始,这三个韵部就合并了,合并成嘴张得很小的样子。可是一看唐音,却像是忽然点开了下拉菜单。原来这里的内容曾经这么丰富。这里的主元音不仅有[ē],竟然还有前元音[e]和张着大嘴的[a]。
  [庚部]的主元音是[a]。注意,[庚部]的[ang][iang][uang],不同于汉拼的[ang][iang][uang]。汉拼的实际读作[āng][iāng][uāng]。那是[阳部]的读音。这个我先要说清楚,以免混淆了。[a]与[ā]的差别,我已经反复说过,不再说了。对于这个[ang]音,可以这样学习。先念几遍普通话的[āng]。感觉已经习惯了之后,停下来,张开嘴,把舌面向前稍微移动一点。现在再念[āng],念出来的就是[ang]了。[青部]的[ieng][üeng],就是在[ie][üe]后面加上一个[ng]。这样的音虽然听着别扭,却并不难学。至于[蒸部],其读音很容易掌握。这里的[ēng][iēng][uēng],完全等同于汉拼的[eng][ing][weng]。
  [庚部]例字:[庚][gang],[坑][kang],[亨][hang],[衡][行][茎][''hang],[争][zhang],[撑][thang],[生][shang],[绷][bang],[烹][pang],[棚][''pang],[萌][mang],[京][giang],[轻][kiang],[擎][鲸][''kiang],[迎][ngiang],[英][yang],[盈][''yang],[征][zhiang],[成][''shiang],[声][shiang],[精][ziang],[清][ciang],[情][''ciang],[兵][biang],[平][''piang],[明][miang],[觥][guang],[轰][huang],[宏][横][''huang],[泓][wang],[倾][küang],[琼][''küang],[兄][hüang],[萦][yüang],[荣][莹][营][''yüang]。
  [青部]例字:[经][gieng],[馨][hieng],[形][''hieng],[丁][dieng],[厅][tieng],[亭][''tieng],[宁][nieng],[零][lieng],[星][sieng],[瓶][''pieng],[冥][mieng],[扃][güeng],[荧][萤][''hüeng]。
  [蒸部]例字:[恒][''hēng],[登][dēng],[腾][''tēng],[能][nēng],[棱][lēng],[增][zēng],[层][''cēng],[僧][sēng],[崩][bēng],[朋][''pēng],[兢][giēng],[凝][ngiēng],[兴][hiēng],[鹰][yēng],[蝇][''yēng],[陵][liēng],[蒸][zhiēng],[承][''shiēng],[升][shiēng],[绳][''chiēng],[仍][riēng],[冰][biēng],[凭][''piēng],[肱][guēng],[薨][huēng],[弘][''huēng]。
  到了宋代,[ang]变成[ēng],[iang][ieng]变成[iēng],[uang]变成[uēng],[üang][üeng]变成[üēng]。于是[庚部][青部]并入[蒸部]。这三部的合并,标志着广义的官话语音体系的形成。在现代的音韵学中,某方言是否将这三部合并,是判定其是否属于广义北方方言的最重要标准。

12.【词韵第十二部】:[ou][iou]。
  【诗尤】:[ou][iou]。
  [尤部]对应于现代普通话的由求辙。这是一个非常可爱的韵部。即使不懂诗韵的朋友,用这个韵部作诗,也基本不会出错。格律诗押韵不用上去声,我就不说了。在平声部分,我只需帮这些朋友加上两个字,再减去三个字。记得毛主席说过谁主沉浮吧。[浮]字念[''pvou],在官话念[fou],是[尤部]的。毛主席还写过矛盾论。[矛]字念[miou],在官话也可念[mou],也是[尤部]的。但是姓毛的[毛]念[māu],在[豪部],茅草的[茅]念[mau],在[肴部]。普通话由求辙平声里混入了三个入声字。它们是[粥][轴][熟]。现在把它们开除出去。

13.【词韵第十三部】:[ēm(二等)][im]。
  【诗侵】:[īm(二等)][im]。
  [侵部]是与[真部]相对应的收唇音韵部。只有极少数字的韵母是[īm]。例如[森][参][岑][涔]。这个韵母到宋代变成了[ēn]。其他字的韵母都是[im]。这包括着很多其声母是[zh][ch][sh][r]类的字。注意[寻]字念[''sim]。
  [侵韵]在我心里,是个很美好的韵部。字数不算多,却都是诗人喜欢用的。这实际上是一个常用韵部。我知道很多并不太熟悉诗韵的朋友却能够轻易说出好几个[侵韵]的常用字。老人,穿过花林,每一朵都似他年轻的心。他的拐杖已无力颤抖,而满目的阳光正化作黄金。我这几句诗用的就是[侵韵]。[人]字不算啊。

14.【词韵第十四部】:[am][iam][iem]。
 (1)【甲】:[am][iam]。
  【诗覃】:[ām]。
  【诗咸】:[am][iam]。
 (2)【乙】:[iem]。
  【诗盐】:[iem]。
  [覃部][咸部][盐部]是与[寒部][删部][先部]相对应的收唇音韵部。在宋代后期,[覃部]在经历了与[寒部]类似的演化过程后,并入[咸部]。[盐部]也像[先部]一样,有很多其声母是[zh][ch][sh][r]类的字。要注意它们的发音。
  在唐代,[元部三等]也曾经有过一个相对应的收唇音韵部。然而在宋代,这两个韵部实际上都已经消失了。在编写平水韵的时候,由于某些明显的原因,字多的[元部三等]被保留了,字少的相对应收唇音韵部被放弃了。在隋代以前,甚至[元部一等]也有过相对应的收唇音韵部。诗韵[覃部]的一半是由它演变而来。
  注意,[咸部]的[iam],亦可读作[am]。例如[咸][''hiam/''ham]。这类字用于反切时,其韵母应读作[am]。

15.【词韵第十五部】:[uq][iuq]。
  【诗屋】:[ug][iug]。
  【诗沃】:[oug][ioug]。
  [一屋][二沃]是[一东][二冬]的入声韵。[二沃]在宋代并入[一屋]。
  在唐代,入声有[g][d][b]三种韵尾,对应着平上去声的[ng][n][m]。在宋代,它们逐渐被[q]取代。这里的[q]表示喉塞音。这个音在国际音标里写成一个没有小圆点的问号。当然,现在用[q]表示它,绝非我的发明。音韵学的所谓喉塞音,不是约旦国王,也不是伊拉克总统。它只是喉部的一个简单动作,就是简单地关闭声门。在元音念得正洪亮的时候,突然关闭声门,就是这个音。注意,要让人听出来元音是被喉塞音止住了。也就是说,元音要和它拼合在一起。假如元音渐弱以后再念它,就谁也听不见了。从宋代到现代,入声主要使用这个韵尾。[g][d][b]也是用类似方式突然止住元音。[g]用舌根,[d]用舌尖,[b]用双唇。无论[q]还是[g][d][b],都是所谓唯闭音。就是说,阻断气流之后,这个字就算念完了。不要再啪地一下爆开。

16.【词韵第十六部】:[oq][ioq][uoq][üoq]。
  【诗觉】:[aug][iaug][uaug(舌齿音)]。
  【诗药】:[āg/og][iāg/iog][uāg/uog][üāg/üog]。
  [觉韵][药韵]是[江部][阳部]的入声韵。[觉韵]在宋代并入[药韵]。[药韵]的主元音是[ā]。我们用后世的语音理解为[o],问题也不大。[ā]和[o]基本上可以被视为一个音。在说英语的国家里,有些人的上帝叫[god],有些人的上帝叫[gād]。这时候,他们没有把[ā][o]当作两个音。唐人也是这样。

17.【词韵第十七部】:[ēq][i(ē)q][uēq][ü(ē)q]。
  【诗质】:[īd(二等)][uīd(二等)][id][üd]。
  【诗陌】:[ag][iag][uag][üag]。
  【诗锡】:[ieg][üeg]。
  【诗职】:[ēg][iēg][uēg][üēg]。
  【诗缉】:[īb(二等)][ib]。
  【增诗物】:[ēd(唇音)][iēd][üēd]。
  【增诗月一等】:[éd][uéd]。
  [质][物][月][陌][锡][职][缉]诸韵分别是[真][文][元][庚][青][蒸][侵]诸部的入声韵。[质韵][物韵]及[月韵一等]在宋代合并。[陌韵][锡韵]在宋代并入[职韵]。当韵尾都变成[q]之后,这一大堆入声韵最终只剩下[ēq][i(ē)q][uēq][ü(ē)q]四个韵母。注意,[i(ē)q][ü(ē)q]中的[ē]其实只是个过渡音,从来就是若有若无的。
  我们在读唐诗宋词的时候,遇到[词韵第十七部]这些入声韵的韵脚字,如果用普通话念,韵母有各种各样,五花八门,严重地不和谐。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非常简单。我们只要在这些字的末尾都加上一个[ēq],就恢复了明清官话的读音,就和谐了。如果这么作了还是不和谐,那就是作者使用了[月韵]在唐代的读音,把[月韵一等]和[月韵三等]押在一起了。它们在唐代当然是和谐的。例如,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骨][发]用唐音是[guéd][bvád],是和谐的。这里的[é]和[á]表示同一个音。到了宋代,[骨][发]这两个字成了[guēd][bvad],就已经不和谐了。然而宋人填词,又总是难免仿照唐诗用韵。因此搞得很乱。这件事只能由着他们。咱们也管不了。另一方面,[月韵一等]不仅和[月韵三等]纠缠不清,它和[物韵]的关系更是复杂微妙。戈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把[物][月]二韵放在了[第十八部]。

18.【词韵第十八部】:[ieq][üeq][aq][iaq][uaq][oq/aq](七曷开口喉牙及十五合喉牙)[uoq/uaq](七曷合口)。
 (1)【第一分部】:实属第十七部。
  【诗物】:[ēd(唇音)][iēd][üēd]。
  【诗月一等】:[éd][uéd]。
 (2)【第二分部】:[ieq][üeq]。
  【诗屑】:[ied][üed]。
  【诗叶】:[ieb]。
  【诗月三等喉牙】:[iád][üád]。
  【增诗洽乙】:[ieb]。
 (3)【第三分部】:[aq][iaq][uaq][oq/aq](七曷开口喉牙及十五合喉牙)[uoq/uaq](七曷合口)。
  【诗曷】:[ād][uād]。
  【诗黠】:[ad][iad][uad]。
  【诗月三等唇】:[ád]。
  【增诗合】:[āb]。
  【增诗洽甲】:[ab][iab]。
  [月][曷][黠][屑][合][洽][叶]诸韵分别是[元][寒][删][先][覃][咸][盐]诸部的入声韵。它们经过宋代的语音演变,在官话中形成[第十八部]这样的格局。多数的入声韵都是追随着相应的平上去声韵共同演变的。但是[七曷][十五合]的情况特殊。
  在宋代后期,[七曷][十五合]的韵尾由[d][b]变为[q]。此二韵因此脱离了[寒部][覃部],不再随着平上去声共同演变。[七曷开口喉牙]和[十五合喉牙]在官话中演变为[oq]。例如[割葛鸽渴磕喝合盒]等字。[七曷合口]在官话中演变为[uoq]。例如[括阔豁活夺脱撮拨泼抹沫末]等字。实际上,把这些字读作[aq][uaq]也是有道理的。道理在于,它们当初就不应该改变韵尾,就应该随着平上去声共同演变。我对这些字的作法是,当它们用作韵脚字的时候,我读作[aq][uaq]。例如柳永暮霭沉沉楚天阔[kuaq],苏东坡人有悲欢离合[haq]。在其他场合,我一般还是读作[oq][uoq]。

19.【词韵第十九部】:可并入第十八部。
  【诗合】:[āb]。
  【诗洽甲】:[ab][iab]。
  【诗洽乙】:[ieb]。
  戈载设置这个[第十九部],自然有他的道理。今天的重点是讲解唐音。这个不重要,就不解释了。
  朋友们,关于诗韵,我就讲到这里。Lingrrrrr!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水木清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13437571008 QQ372685258 联系人:子荷(月光船主)

琼icp备09005167